嫩木耳在线
提示:请按Ctrl+D收藏本站!
点击查看最新福利网站大全!

当前位置:首页 » » 其他小说» 調戲貴婦

調戲貴婦
发布时间:2019-06-28 01:22:23   浏览次数:965

一回家,春曉就催促大奇把衣服脫光去洗個熱水澡因爲今天兩人都忙了大半天,渾身都是汗臭是該好好洗洗了。大奇在脫光衣服進浴室時突然一把摟住春曉軟磨硬纏要和她一起洗。春曉把那桃花眼一瞟說了句:“你有傷還這麽不正經,快松手!”大奇也取樂道:“我不洗頭部。不是我不正經,我怕洗得不干淨姐姐呆會嫌我髒。所以我要姐姐監督我洗。這樣,即使洗得不干淨姐姐也怨不得我了啊,因爲是你監督有功啊!”春曉一聽樂道:“得了便宜還賣乖,小色鬼一個!年紀小小,色膽大大!”“哈哈哈!”大奇樂得大笑,他二話不說一把就地抱起春曉這美豔尤物來,作爲男人他不需要婆婆媽媽。他抱著春曉一起走進浴室。



春曉先是不忘浴缸里放熱水,然後就伺候起大奇這情郎來,替他寬衣解帶起來。寬完大奇,她自己也寬了所有的衣物。



? ? 兩人均泡在浴缸的熱水里。春曉是不斷地用沐浴棉幫大奇溫柔地擦洗著。他的全身上下都被婦人緩慢而細致地洗著。而大奇除了欣賞婦人那白得不能再白的身子之外,雙手更是一刻也不曾停止對婦人那碩朋無比但又不失挺拔的胸部的“撫慰”。他太愛這對令正常男人看了都會噴火的“大白兔”了。由於春曉像倩如一樣人生得較爲高挑,盡管“大白兔”極爲高聳突出但配在全身仍舊顯得很協調,應該說是春光無限,性感十足,全然沒有生育過的迹象!他一會揉它,一會搖它,又一會捏它。在大奇眼中婦人的這對“大白兔”就是無價之寶,它是那麽的柔軟但又是那麽的富有彈性。



? ? 大奇突然想起昨兒個倩如用她的“大白兔”夾自己某個特定部位的“熱狗腸”做法讓自己受用無窮。對了,何不也讓這婦人如此伺候自己。因爲只有她和倩如才有“資本”這麽做,要是換了其他女子比如慕萍那是沒“資本”這麽做的。因爲迄今爲止除了眼前的她和倩如之外沒有哪個自己的女人夠“資本”做這活。大奇這下子可來勁了,他令眼前的婦人對自己實行“熱狗腸”服務。婦人對她妩媚一笑說了句:“又有新花樣了啊,真是不知道你是從哪里學來這麽多折騰女人的辦法來?”說完,婦人非常樂意地遵照大奇的指示用雙手捂住自己的“大白兔”夾弄起大奇的風流物來。



? ? 大奇非常舒服地享受了一會。接著,他又令婦人繼續學習倩如的“夾攻”加“舌功”的辦法伺候自己——也就是要婦人用那潤滑的小紅舌去“接應”那不斷在她的兩只“大白兔”中間穿梭不已的“小奇”的頭部來。大奇也真是,他那地方的尺寸可不是鬧著玩的,每每在“大白兔”之間探頭出腦時,要是婦人沒用香舌去接應,它便可以直接頂撞到婦人的下巴上。又過一會兒,大奇令婦人停下手中的活改爲跪伏在自己的面前。此時的婦人也不是盞省油的燈,她自然明白大奇要自己做什麽。她非常恭敬的跪著,盡量將背部挺直,眸子凝望著大奇,同時又極其熱情地手口並用熟練地伺候起大奇的風流之處。她俏臉绯紅但始終挂著微笑,眼神總是癡癡地望著情郎,口中的動作是一刻也不曾停下。大奇也溫柔地看著她,手扶著婦人密布的秀發或是粉腮。



? ? 終於大奇采取背後位真正享受起婦人來。婦人雙膝跪地,雙手撐在浴缸壁上將那雪白肥美的臀部擡得老高老高。男人一下一下不緊不慢地享受著身下的婦人,婦人則是一浪高過一浪的呼聲不絕。最後,大奇在進攻之時居然將自己的身子完全脫離了婦人的身子轉而用那特定的風流物“進攻”起婦人紅豔異常的小嘴來。婦人眼珠瞪得大大的,卻是絲毫不敢怠慢自個的嘴內之物。她只能采取非常被動地用力含啜它。良久,大奇才盡情“爆發”。婦人的喉嚨似乎一下子承受不了那爆發物的猛烈沖擊竟然輕輕咳嗽起來。這讓大奇心疼不已,他當即抽身使自己的身子完全脫離婦人的身子還連忙問她要不要緊。婦人一邊輕咳著,一邊用力的搖著頭,閉著眼睛,臉含笑意,嘴角還挂著一串本應屬於大奇的爆發物。待婦人咳完後,她居然媚笑著張開小嘴讓大奇看,大奇發現她嘴里的爆發物如自己所料已全部進入了婦人的腹中。他馬上低頭深吻起跪在自己跟前的婦人來。吻過之後,大奇問道:“姐姐,你剛剛好投入!以後都要這麽投入,好嗎?”婦人聽後往大奇胸前就是一個粉拳,後又微笑著點點頭說道:“只要小哥哥你中意,姐姐還有什麽不能答應你的,還有什麽不能給你的?”大奇抱起心愛的春曉進入臥室雙雙在床上躺下,兩人相互摟著靠在床頭上一邊聊天一邊看電視。大奇跟她講了一些工地上發生的事情。春曉和倩如一樣勸大奇不要回工地那破地方了,她說讓她替大奇介紹一家公司直接去上班。大奇謝過了春曉的好意,他說他還年輕願意自己先去闖闖。至於回工地,他去免費幫王有財做一個月的技術工人算作還他一個人情。春曉只說了句:“你總是這樣死腦筋。嗨,小冤家,隨你了!總之,快點回榕州,我和倩如都舍不得你……”大奇聽後含笑輕撫了幾下婦人光滑細膩的臉蛋回了一句:“姐姐,我會很快回來的。”說過,大奇便輕輕吻起懷中溫暖柔軟又似白玉般美白的春曉來。



? ? 也許是太久沒和大奇相處了吧,剛剛浴室里的激情無法一下子滿足婦人那囤積在內心許久的情欲。她非常主動地迎合起大奇的索吻,甚至她熱情地吻起男人的全身來。大奇靜靜地躺下享受著婦人的唇舌在自己周身的“遊覽”。當婦人那又香又濕又潤的小紅舌再一次開始“掃蕩”起男人的特別之處時,大奇竟要婦人將那女人家的“寶貝”之處往自己的唇邊湊過來。他也開始如法炮制地用唇舌“欣賞”起婦人那雪白臀縫間的無限風光來。



? ? 婦人背對大奇伏在他的身上用自己的小嘴噙著男人的“快樂之源”,快速而賣力地套弄著它。其實,此刻兩人均處於進攻者與被進攻者的境地,享受著非同尋常的快感。尤其是婦人,當大奇用長舌大力“欣賞”她的風光的時候,她竟舒服得浪叫起來。



? ? 大奇終於拉開架勢扛起婦人的雙腿賣力騎乘起來。他非常樂意看到婦人的高度投入。那婦人也真是,男人動作輕一點她即大呼小叫,要是重一點她連“爹媽”都叫將出來。兩人樂極情濃時,婦人更是遵照大奇的吩咐呼喚起他的“大東大西”來。一呼就不肯停下來。看著平日里端莊賢淑的婦人那再也乖巧不過的小嘴竟然噴出這種龌龊的字眼,大奇真是樂得上了天堂。



? ? 這次大奇持續了很長時間的興奮,直到婦人那乖巧而紅豔的小嘴求饒不已他才盡情發泄完自己體內那似乎永無止境的熱情。



? ? 大奇汗流浃背,婦人也香汗淋漓。大奇壓在春曉的雪白的而線條優美的後背上粗喘不已。他調侃婦人道:“春曉姐姐,你進步神速啊!一點不亞於倩如了,我就喜歡你這樣放開手腳。這才是我童大奇的好女人!”春曉回眸一笑,令大奇感到百媚橫生。她喘著笑道:“冤家,還不是你要我這樣的。誰讓你做我老公嘛,在老公面前我當然要好好撒野了。”突然間婦人問大奇:“你知道我今天對我丈夫和女兒說了什麽嗎?”大奇看著妩媚的春曉搖了搖頭表示不解。



? ? 婦人說道:“我對我老公和女兒說我從此改嫁給你了,請求他們能夠理解我、原諒我!冤家,你可要好好對我哦!不管你將來有什麽女人我都不會攔你,畢竟你還年輕。但是,你一定也要好好對姐姐哦!”春曉一說完就轉身把頭埋在大奇的懷里。大奇聽後心里樂開了花,他感到自己是一個真正的男人,是懷中婦人的真正老公。他吻了下春曉動情地說道:“姐姐,我要你從今以後就只能由我做你的老公,唯一的愛人!知道不?”春曉居然嬌羞而又滿臉含春地點頭微笑表示答應。



? ? 上天對自己太好了,能讓自己從身心到肉體真正擁有如此美豔的春曉姐姐,大奇心里默默地樂道!